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沿着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国境线向西前进,经过一座界碑没多久,就到达了有天国之渡之称的马拉河。马赛马拉一词的英文由两个部分组成,Masai(或作Maasai)即当地的土著游牧民族马赛人,Mara就是这条养育草原万物的马拉河了,可见马拉河对于马赛马拉草原的重要性。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锥形界碑,看界碑底座和地面的落差,貌似这里的水土流失比较严重?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界碑合影,T是坦桑尼亚(Tanzania),K就是肯尼亚(Kenya)了。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抵达马拉河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狒狒,让我十分不解的是,时间已是正午,在没有树荫的树梢上是什么意思……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随即在脚下的石头上看到了一只蜥蜴,仔细定睛一看才发现它的存在,天然的保护色用来伪装简直太完美了。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狒狒依旧端坐树梢,不过在马赛马拉确实不怎么多见,反倒去年在Nakuru有很多狒狒的身影。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另一只小蜥蜴,哨兵一样地趴在枯树上四处张望。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狒狒母子,可能是游客休息区周围食物比较多的缘故,这里的狒狒、马赛猴特别多,当然这里同样禁止投喂食物给动物。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马拉河,大约半个月前,这里曾经是千军万马渡河的地方。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围墙上,一只红色的蜥蜴,其实后来仔细一看,石头上,草丛中,到处都是蜥蜴。如同刚刚见到角马还新鲜的拍照,转眼发现大草原上目之所及最多的生物就是角马一般……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我相信肯定会有同学和我产生一样的问题:既然有桥,为何斑马、角马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渡河?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金合欢树上的小鸟,这里的小鸟不怕人,会一群一群的围在你身边蹦来蹦去~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河对岸发现一只河马正在休息。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在同事的指点下,在我把镜头推向350mm后,才勉强找到了这条鳄鱼。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马拉河中,动物的尸体,亲眼所见才感受到震撼,大自然就是这样的无情,不会怜悯任何一条脆弱的生命。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对岸的尼罗鳄,张着大嘴一动不动地晒着太阳,很遗憾,我又是最后一个才看出那是一条鳄鱼……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回望过去,刚刚的河马起身活动,大概是要下水了。成年河马的体重仅次于象,特别喜欢在水里泡着,一方面可以避免日晒、降低体温,另一方面,水提供的浮力也能减轻其身体对四肢的压力,看看河马四肢和身体的比例,再看看大象四肢和身体的比例,就知道河马的四肢其实很辛苦……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马拉河边的游骑兵Martin,游骑兵常年驻守在草原上,主要的职责是保护动物不被盗猎者猎杀。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和游骑兵的合影,Martin说我像个没毕业的新兵,反倒同行的另外一位胖胖的同事比较像是真正的Soldier……真是让我无地自容。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河马一坨!我决定以后改用“坨”这个量词来形容河马了,这家伙完全就是球状……通常河马白天会大部分时间泡在水里,晚上才上岸寻找喜爱的植物填饱肚子。而且河马的领地意识特别强,这也是为什么其它动物渡河时,除了要提防被鳄鱼吃掉也要小心被河马咬死,河马虽然长相很萌,但脾气并不好。

再走肯尼亚——天国之渡马拉河

马赛猴,这家伙不是一般的机灵,我们把酒店准备的午餐刚刚放在桌上,转眼的工夫就被它抢去了一个面包。不过马赛猴身材弱小,马上面包又被狒狒抢了去……



  1. 没能出去玩,看这些照片也可以!

    • 米饭
    • 2012年8月27日 8:44上午

    你好白啊

  1. 还没有引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