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6号队员致敬

上一次因为牙疼去医院还是2010年4月的事情,三年多来,在我的悉心呵护下,牙齿们一直辛勤地工作着。近日来,右下侧的某颗牙吃饭时偶感疼痛,因为深知牙齿对于健康的重要性,为了不耽误吃饭,果断速速前去治疗~

X光

可能是发现的太早,症状仍处于萌芽状态,医生用冰棒在内的各种工具均没有找到牙齿损坏的地方,只好求助先进的数字成像技术,与三年之前不同的是,放射科的技术也日新月异,不用再苦等底片了,成像结果直接通过网络传回医生的电脑。果然是这颗之前修补过的牙齿,按照科学的排名应该是第6,姑且称为6号队员吧。

本以为又要像上次那样折腾好几个回合,还要杀神经等等一系列繁琐的工序。没想到医生说6号队员还有的救,不必急于宣判死刑,于是凿开之前修补的部分后,重新填补完好,6号队员起死回生,又可以带着神经继续工作了~不过三年多来医疗费用确实见涨,只是这样简单的修补也要500余元,6号队员瞬间身价倍增~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