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草原上的动物王国

每年7、8月间,由斑马、角马、瞪羚等野生动物组成的庞大队伍,都会为了寻找食物长途奔袭3000公里,从坦桑尼亚北部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来到这里——肯尼亚西南部的马赛马拉国家自然保护区,完成壮观的大迁徙。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非洲五霸

在肯尼亚,人们把狮子、非洲象、非洲水牛、豹和黑犀牛这五种非洲动物称之为“The Big Five”,要见到这“非洲五霸”,除了早出晚归甚至驻扎草原,更少不了一点点运气。我们的运气只能说一般,在马赛马拉的两天里见到了除了非洲水牛的剩下“四霸”。

狮子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狮子

像狮子这样的大型猫科动物往往都是昼伏夜出,所以在白天想见到狮子十分不易,我们看到这头母狮的时候它正在树下打盹儿。据说狮子每天有18个小时都在睡觉,可谓十足的懒蛋~

非洲象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非洲象

相比之下非洲象就要常见的多,毕竟像这样大块头的动物在草原上几乎可以说没有天敌。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非洲象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非洲象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非洲象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非洲象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非洲象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非洲象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非洲象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豹

如果说狮子是隐蔽,那猎豹给我们的感觉更多则是神秘。在马赛马拉,载着游客的车在草原上错车时,司机们往往都会互相交流下在什么位置看到了什么动物,碰到猎豹这样的“稀客”,很多车便会闻风而动,向可能出现猎豹身影的地方集中,进而寻找。当然并不是每次都会有所收获,蹲守半小时或者更久后无功而返更是常有之事,在我们几乎要放弃寻找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车前一闪而过,继续消失在半人多高的草丛之中……

黑犀牛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黑犀牛

犀牛同样并不常见,在马赛马拉的两天只遇到一回,而且在远远的灌木丛中休息,蹲守了半个多小时后都不见动静,和我们一起等待的游客也大多扛着“长枪短炮”伺机拍摄,想必大多拍下的都是这样的画面。

斑马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斑马

很不幸率先被我们拍到的斑马就是一具已经被吃到只剩骨架和皮毛的尸体,像这样彻底的一副骨架,推测已经被鬣狗、秃鹫等食腐动物“洗劫”过了。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斑马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斑马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斑马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斑马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斑马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斑马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斑马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斑马

在每年200多万迁徙大军的野生动物中,有20万左右是斑马的队伍,它们视觉发达,反应敏捷,不会放松一点风吹草动。斑马是迁徙队伍里的“排头兵”,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它们以生长较高的干草为食物,而这些长的较高的草往往位于其它食草动物还没到达的地方。

斑马1:iOS设备观看 | YouTube观看

斑马2:iOS设备观看 | YouTube观看

斑马3:iOS设备观看 | YouTube观看

角马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角马

角马在迁徙队伍中紧随斑马之后,在斑马吃过较高的干草后,露出的低矮的嫩草便是角马的主要食物。角马的数量更为巨大,每年有100~160万头的角马进行迁徙,我们在《动物世界》里常见到“万马奔腾”镜头的主角就是角马。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角马

角马又叫黑尾牛羚,最形象的形容就是“牛头、马面、羊须”,看起来亦马亦牛,实际上是一种大型羚羊。我在Wiki上搜索后得到了更精确的答案,“在生物分类学上,角马属于牛科的狷羚亚科的角马属”。牛科?角马属?总之它叫角马,是每年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里的绝对主力。

角马:iOS设备观看 | YouTube观看

瞪羚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瞪羚

斑马、角马,紧随其后的是瞪羚,瞪羚的食物是角马吃过后剩下更低更嫩的新草。瞪羚的数量虽然不及角马,但每年也有50万只在进行迁徙,算得上是第二庞大的队伍。这只瞪羚不知为何只有一支角,也许是在和同伴的争斗中受伤断掉的吧~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瞪羚

雌性的瞪羚没有角,区分瞪羚和其它羚羊类可以看身上的花纹,瞪羚的身体侧面有一条很明显的黑色条纹,而比如黑斑羚则是在臀部和腿部有一个“M”型的条纹。

转角牛羚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转角牛羚

转角牛羚的数量要少的很多,两天时间里也只见到一两次而已,而且只有很少的几只。

长颈鹿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长颈鹿

最可爱的还是长颈鹿,显然,身为这个星球上目前最高的动物,长颈鹿在草原没有天敌,不用像其它小型动物为了生计奔波。而在广阔的草原上,长颈鹿也是最优雅的,最美的场景之一就是伴着夕阳在草原上缓缓踱步……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长颈鹿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长颈鹿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长颈鹿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长颈鹿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长颈鹿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长颈鹿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长颈鹿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长颈鹿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长颈鹿

鸵鸟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鸵鸟

马赛马拉鸵鸟的数量也不算多,印象中只见过一两次,而且是鲜艳的红色鸵鸟。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鸵鸟

秃鹫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秃鹫

所谓盗亦有道,便是秃鹫了。在大型猫科动物没有吃完的时候,秃鹫会在高空盘旋,很守规矩地等待着大型猫科动物先吃完。另外秃鹫拥有非常敏锐的视力,哪里一有食草动物被攻击,便会飞到上空等待,其它食草动物看到秃鹫在上空盘旋,也会知道附近有同伴遭遇危险。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秃鹫

本文未完,请点下页

鸟类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鸟类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鸟类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鸟类

另外还捕捉到几只小型鸟类的踪迹,只是自己太过孤陋寡闻,实在分辨不出是什么种类,有同学了解的话不妨留言告诉我。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之前提到过我们的无敌面包车,是的,顶篷可以开启。变形后游客可以站起来方便的观赏、拍照。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遇到一头可能是我所见过最丑的野猪,丑的简直了……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浓郁色彩下的马赛马拉草原,当然实际上并不会黄的这么夸张。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在草原上,所有的面包车、越野车都要按着已有的车辙行进,一方面能够尽可能的确保游客安全,同时也不至于太多的草原被破坏。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在与乌云的抗争当中,往往太阳会略胜一筹。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实在查不到是哪种动物,可能是大羚羊之类的。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这种越野吉普也不错,因为两侧完全开启,能够更加近距离的靠近动物,不过由于不能站起来,视野不及面包车。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马赛马拉草原的晚霞。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在草原上,尤其动物比较密集的地方,经常会和各种载着游客的车擦肩而过。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同事管它叫“消息树”,我亦跟着这么叫,回来后经查阅资料才知道学名叫做金合欢。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看到犀牛时,旁边面包车里的马赛人同样显得十分好奇,可见虽然生活在这里,有些动物并不是那么的常见。

再走肯尼亚——马赛马拉

这里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各种威武的大炮随处可见,像我这样拎个小微单就来的只能算是业余水平了。

相关链接:
《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CNTV:http://news.cntv.cn/special/dfysdwdqx/index.shtml

已有 2 条评论
  1. 米饭 米饭

    你果然是去拍动物大迁徙的。。。。

    1. 我真的是去干活的……

添加新评论